NEWS

醫療糾紛!怎麼了?

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有病求醫,醫不好要告醫生,這種事似乎經常上演在電視新聞畫面中。因病求醫,每個人總覺得應該能有效解決病痛,就好像權益受到損害了上律師樓一樣的看法,應該能夠獲得正義伸張吧。

醫療糾紛,不是病痛醫不醫得好的問題,而是醫療過程中應有的良性互動與溝通,讓病人瞭解診斷處方的判斷理由與過程,是醫師的責任,也是病患的權益,醫病關係,實在應該改變以往聽天由命的無奈,朝向知而無懼的理性心態。

我們來看下面這幾個例子:

一 延誤診治的糾紛

現任台北市立和平醫院院長璩大成,九十一年間璩大成當時為台北市立仁愛醫院副院長兼台北縣立板橋醫院腦部外科醫師,一名年僅十九歲的林姓女學生,因腦內出血被送往板橋醫院,由璩負責診治,由於患者半邊手腳呈癱瘓,璩為病患做電腦斷層攝影後,發現患者右側大腦額部有大量腦內出血。璩認為板橋醫院設備不足以處理,遂向家屬說明並幫忙轉至設備較佳的仁愛醫院。經病患家屬同意後,病患隨即被轉至仁愛醫院,交由腦外科醫師劉奇樺接手擔任主治醫師,轉院時病患意識雖然清醒,但病情已相當緊急,直到轉院五天後,因病患已陷入昏迷狀態,醫師見狀,才向家屬建議為林女進行腦部開刀手術,手術後兩週,病患仍宣告不治。案經家屬質疑提起告訴,經醫事鑑定報告,認定「兩名醫師在病患開刀前這段期間,僅給予無效的藥物治療,有應注意而不注意的過失,且對病患的緊急狀況,有延誤之嫌,明顯有醫療業務疏失。」

二 欠缺告知病患所用藥品之內容

減肥名醫林政誠,被來求診打針減脂的病患發現,用治氣喘的藥針(擴張支氣管用)為病患減肥,病患黃小姐說,打了「消脂針」,不但黑青紅腫,痛到不能走路,花了2萬塊忍受皮肉痛,不但沒瘦,反胖了4公斤!回想起來,醫療過程不但草率,所用藥品的經常用途,是否會有負作用,醫師難道沒有盡告知的義務嗎?的在溝通過程中,醫師還說「他還沒醫死人呢!」,氣的病患黃小姐說「難道真的要等到他醫死人再出來告訴大家嗎?」。

三 醫師超時工作所造成的疏忽與問題

麻醉醫學會近入公布了一項統計,有4成發生麻醉重大併發症病人,是導因於人為疏失。原因是麻醉醫師有超時工作的現象,而醫院又不能拒絕病患,醫療疏失所造成的糾紛即屬難免。擔任醫改會執行長的劉梅君說,大家不該只怪醫師不對,也要想想是否給予該有環境。劉梅君建議,政府應將麻醉列為醫院評比的重要項目,並鼓勵新血投入麻醉科領域,不該「累死」這些在醫療環節中默默努力的「無名英雄」。根據台灣麻醉醫學會發布「九十二年度麻醉重大併發症與死亡病例問卷調查報告」,國內七十多家醫院去年執行近六十萬件的手術麻醉中,有三百多人出現麻醉併發症,其中三分之一更因此死亡﹔死亡率約十萬分之十七,風險之高是日本的十七倍。麻醉專科醫師人力嚴重缺乏,一天裡要照顧十幾檯開刀的情況已是常態。醫師坦言,因為分身乏術,所以只能挑「嚴重」的顧。甚至有的就交給麻醉助理或者麻醉護士來處理。分析麻醉之發生重大併發症原因,百分之四十是人為因素,其中以醫師缺乏警覺問題最大。

「醫師錢賺得很多,風險當然比一般行業來得高,這樣的想法,對嗎?」「換個角度思考,因為醫師錢賺得多,所以,責任要比較重」;也可以更進一步說「因為醫師的社會責任重,所以收入要高,收入高,責任自然要重」。

其實,法律上的責任與行為人收入的多寡無關。法律責任,在於專業的注意力,『應注意、能注意,並加以注意』,以避免過失發生。目前司法實務裁判中,已有醫師應負無過失責任的判決(就算無過失,也要負損害賠償責任),取自於消費者保護法的觀念,但這些判決,尚未成為全國性應奉行遵守的判例,但已值得醫病關係深入省思,醫病關係,絕非僅止於用冷冰冰的專業去面對消費無知,而是「誠實告知」與「良性溝通」。以上我見,敬供參考。

資料來源: 台灣法律網  作者: 黃育杉